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祝各位朋友快乐为伍,幸福相伴!

清风为伍,明月作伴,体味生活,感受人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冬至” 一日——2012下乡小记1  

2012-01-04 17:00:33|  分类: 农村纪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文/清风明月

 

缅怀先人的冬至节如期而至。上坟烧纸作为重要的形式短期内很难以改变。坟墓不能占用耕地是已经立了法的,所以就只好建在树林子里面。树木遇到火会燃烧的,如是,森林火灾就发生了。

 

没有更有效的方法,落实责任,严防死守,打人民战争,预防是第一位的。

 

九点出发,轻车简从,沿着山脉的北侧一路西行,不给地方添麻烦,不要层层陪同,哪里有山走哪里,哪里有坟钻哪里,哪里有烟去哪里,哪里有火查哪里。要的就是一个真实。

 

一个小小的山包,被松树覆盖,不高但可很有名气。“仙人”们住在上面的五个洞穴里边,祈子求福,疑难病症,多有灵验。那不大的山坡树立了上百座石碑。香烟缭绕,鞭炮不绝。山脚下已经是一片黑灰——那不是起了火,而是乡镇干部们有计划的控制性烧荒——烧除地面可燃物。迎着虔诚上山的香客,我们下山。

 

农村的变化很大,但有一个标志却是几十年不变,那就是高高架起来的高音喇叭,凡是它在的地方,就是村子的“两委”所在地,就是政治中心和信息发布中心。在山脚下的村办公小院很有特色,三只高音喇叭分别朝向三个方向,围墙的公示栏上贴满了选民榜和候选人、人民代表当选人名单。我们临时停车走了进去。办公室里有三四个人,交谈中知道除了当地村子里的干部,还有一名是镇上的包片干部。今天是防火的紧要期,镇干部全部下村到片,现场安排,落实责任。镇里的扑火突击队随时待命。

 

派人盯守、严格检查、宣传危害、不准带火种入山,严阵以待,随时准备应对火情——不厌其烦的说,话,成了絮叨话;人,成了婆婆嘴。

 

继续西行,这个村子处于丁字路口,我们虽然“摸”到了村办公大院,但却碰到了铁将军把门。打听到村主任的家,也是铁将军把门。有水声传出,原来是村主任南平房上的太阳能溢出水。碰到一名老年妇女,他说村主任的妈妈在哪里干什么干什么,我们说,不找村主任的妈妈,找村主任,她“啊啊”应到:找着他妈不就找到他了嘛。呵呵。正说着猛抬头,这不就是村主任吗?你看他妈也来了。哈哈,巧!

 

和村主任交代完以后,就到了十二点了,肚子开始低吟了。谢绝了村主任的挽留,我们往下一个乡镇赶去。中间看了一个村子,村办公的院子里有两颗高高的杨树直冲白云。有大树是有文化、有历史的标志。村干部非常认同。到镇上办公室里等一小会,党委书记就从外边风尘仆仆地赶来了。他说了一大堆的工作,但是今天最重要的就是部署和检查防火。他说的那些措施,我们认为也都是切实可行的,并且得到了落实,不言过其实,更没有虚假的成分。

 

市里有戒酒令,中午不喝酒,不到半小时就填饱了肚子。这个镇在最西边,午饭后我们折返向南,沿着南北向山脉的东侧巡查。一路上处处可见防火的标语牌、彩旗和身穿橙红马甲的护林员,一直停放在路口的应急车辆,那阵势不亚于一场小规模的战争。

 

这座山松林茂密,遮天蔽日,难得一见。山的北面去年着过火,但是因为是两个乡镇的交界,所以责任一直没有分清。但从此以后两个乡镇就格外的上心,唯恐出了事故被对方抓住小辫子。

 

来到山坡上,镇上的干部和一名护林员在此看守。护林员不到60岁,姓杨,身穿已经油腻了的皮夹克,脚上的鞋子也穿扑塌了,但很是健谈。不管来的是哪一级的什么人,毫不忌讳,话匣子就打开了。他说他住在山的北坡,一天早起到晚上巡山要三个来回,一千多亩的山场,一天下来几十里山路不在话下,但是三年多了只领了不到3000元的工资。镇上的干部曾经找到村支部书记当面让他们兑现,但是直到这名镇长调走了也没有解决。你说怎么办?山又不能不看,力也不能白费啊。去年死的松树,他们有的来砍了拉回家,我是一棵也不动。咱不能叫人说长道短。

 

这确实是个问题,但一定有他的具体原因。国家对护林员的报酬是按照看护的面积和考核结果确定的。报酬与看护的面积成正比,如果出现了滥砍滥伐火灾事故要惩罚,扣工资的。但是他反映的这个情况又比较特殊。总不能失火一次扣除近三年的报酬吧?现场镇上的干部不熟悉情况,给他做了一些解释,答应帮他过问以后我们离开了这里。

 

每年的三月初三,这座山下都要举行祭祀活动,祭奠的可是个大人物——孔子的老师向橐,那个时候可是人山人海。现在不到三月三,天寒地冻,有几个人都在进山的入口处值守。一名镇上的年轻女干部冒着寒风与村子的干部和护林员站在树下。那名年龄大的有个抽烟的嗜好,手上拿着烟卷,他说起来防火头头是道,但他忘记了林内是禁火的,当指出这一点后,他立时就灭掉了燃烧的烟卷。

 

远望着日渐西沉的太阳,晚霞布满天空,树枝摇曳,傍晚的风反而要小许多。群山日渐沉睡,村庄炊烟袅袅,田野慢慢沉寂。这是一个难得的、安静的冬至!

 

我们来到区上。首先了解了杨姓护林员的情况。原来区里已经制定了详细的方案,正在下发文件解决这类问题。然后与在这里检查工作的省林业局的工程师会合,这名工程师要住在这里,于是便陪他一起晚餐。“冬至大如年”,有吃饺子的风俗,于是要了饺子。突然想起还没有和家里说不要等吃晚饭,又一想说不说效果是一样的——这已经是在外面过的第八个冬至节日;有一个例外,那年的今天很晚回家后,想包水饺,却没有菜拌馅儿。

 

冬至节,就像那水饺一样多味,年复一年地续写着它另类的故事和经历。

“冬至” 一日 - 清风明月 - 清风明月的博客
 
“冬至” 一日 - 清风明月 - 清风明月的博客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